广西新闻网 > 体育频道 > 锐评 > 正文

克鲁伊夫定律

2021年10月17日 18:21 来源:“野哨”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帆 编辑:金翔义

只能靠呼吸。

大师级教练阿莱格里说,呼吸,站在场边用你的身心呼吸(空间、时间、能量频率及三者之间的互动),抛弃你的电脑数据分析报告。阿帅不是反科学,他的本意应该是,主教练要专注于最重要的能量身。至于比赛中科学的逻辑的部分,属于相对不那么重要的物质身,助理教练会干得很好。

今年故去的球王马拉多纳的天才有多高?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表达,他的频率一定高于常人很多,但没有办法用科学来测量。能够量化出来的一定是低端的东西,所以,不要试图用头脑去理解马球王的球技,只是去感受就好了。

为什么要尽量到现场近距离观看比赛?看电视转播只能得到3-5%左右的信息,全都是次要的有球部分。没有合格教练合格爸爸讲的话,孩子看了会中毒,会把足球错看成一个100%有球的运动。这是中国足球启蒙教育的一个现状。

真正的学习和传播只能是神交,频率的相互感应,类似克鲁伊夫和他的恩师米歇尔斯之间的眼神交流,哦,这是他想要的频率。

大师教练和天才球星之间的神交可遇不可求。一般说来,教练向球员传递信息和指令——其实是输出和调整有关比赛的难以描述的某种频率——经过扭曲、变形和分割之后,才能变成球员可以理解的语言、文字、数据、图片和视频。比如说,指令必须要分割为123456,否则球员无法操作。

非逻辑非语言系统向逻辑语言系统的转换过程,一定会造成信息失真。球员必须自己去领悟。

而球员在比赛中实际上是一个把123456整合为一个整体的概念,还需要独立完成一个沿原路返回和转换的过程——把语言文字等信息反向操作成非语言非逻辑的振动频率——这一段旅程必须自己独立走完,也没有人可以帮你。

如果球员的频率太低,感应不到教练的高频,同频共振无从谈起。欧洲足球向中国的传播,就卡在无法沿着老师输出的路径原路独立返回,只能固着在对比赛表象的错误认同,等于是白学了。

另一个负作用是,呼吸不了能量身高级的东西,就会对低端的物质身层面的假象产生错误的思维认同,反过来质疑高水平老师还不如自己强。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空间、时间和整体。

其实,每个人天生都有呼吸的能力。第一次看球的时候,你7、8岁甚至更小,以为自己不懂球,其实是你最懂球的时候,为何从此走上足球之路?内心呼吸到了比赛的振动频率并产生了共振。大脑不理解,但你的心知道,这一切发生在无意识,所以难以自知。

上路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基于左脑语言逻辑系统的各种足球知识学习,你以为懂球了,但实际上越来越不懂球,你丧失了最重要的感受振动频率的能力,无法呼吸。

大多数人只是被雨淋湿,只有少数人能感受雨,有多少?也许,少数人只占到3%-5%。

在里皮执教中国队的后期(2019年亚洲杯和世预赛),几乎所有批评和质疑都跟空间、时间和整体无关。其中,两位前国脚X、L,某一线解说员D令人印象深刻地低于常识(克鲁伊夫定律)。金字塔尖巅峰的现状如此,村里裁缝敢质疑阿玛尼大爷不会做西装而不自知。中国足球人口(踢的和看的)的95%甚至97%在常识线以下,大概是一个比较接近客观的数据。

懂球者,即非懂球者,是名懂球者。

1992年,国家队迎来历史上第一位外籍主教练施拉普纳。之后,外教和土帅梅花间竹一般轮番出场。土帅不行,改听外教;外教又不行,又改回来听土帅,如此循环往复。牌局就这样折腾了29年,原地踏步。

这29年,也是裁缝不断质疑阿玛尼的29年。

单论两者之间的“比赛”,外教完爆土帅。不算米卢历史性打进世界杯,单说亚洲杯,施拉普纳第3、米卢第4、阿里汉亚军、佩兰8强、里皮8强。中方教练只有戚务生一人8强,但4场球1胜3负,唯一一胜是小组赛中国3:0叙利亚。其他土帅均小组赛出局。

土帅清一色低开低走,外教清一色高开低走。

洋帅的“高开”,不是真正的成长,是一年级的超水平发挥。新教练、新球员、新理念由外而内的“侵”入,客观上使得球队的能量场流动起来从而变得更有活力。相对于洋帅,新土帅跟旧土帅,跟没换差不多,能量体的活力和流动性不变,所以低开。

人对新环境的应激反应导致了超水平发挥,平常的极限是100%,但在一年级也许高过100%,频率的暂时上升,似乎是跟外教产生了一些同频共振。但实质是对改革所带来的痛苦和不适的耐受提高了,好比一个战士杀红了眼感觉不到腹部中弹后肠子流出来的痛苦。

也类似吃西餐,外教带来的是100%西餐,我们的胃绝对不习惯。刚开始吃个几天还好,新鲜热乎劲儿盖过了不适应所带来的痛苦。超常发挥的巅峰之作,是里皮治下的中国1:0韩国。

既然是超常发挥,就不可能持续。随着时间的推移,耐受水平会回落至正常的100%以下。频率下来了,接不住外教的高频,无法共振的冲突和痛苦与日俱增,战士感觉到了肠子流出来的痛楚,受不了,倒下了。

只留下二十九年如一日的一句经典台词:外教的理念和要求好是好,是代表了先进的足球思想和潮流,但我们的能力和素质达不到那个水平……

也许,无尽的失败、痛苦、错误和缺点是一个另类的恩典和祝福。钟南山说,物质身的疾病是一个假象,是内在发出来的善意的提醒。我们应该感谢疾病,而不是痛恨它。

身外的物理空间,都是身内的心理空间的投射。

荣格说,向外,是梦游;向内,是觉醒。

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显化到钢琴就是音乐,显化到球场就是比赛,显化到实验室就是科学。归根结底,不论是个体还是集体,人的命运都是被潜意识操作和决定的。

俄罗斯音乐之父格林卡说,真正创作音乐的是人民,作曲家只不过把它们编成曲子而已。翻译成足球语言就是,真正踢球的是人民,职业球员只不过把它们变成比赛而已。

匮乏和饥饿,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南亚和东南亚的集体无意识。这意味着漫长的负面能量、民族创伤和苦难记忆没有得到处理。2020年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有将近1亿的抑郁症患者,他们绝对不是爹妈充话费的时候送的。日本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村修二直言匮乏和稀缺基因下的东亚教育浪费了太多生命。

说两个跟足球关系太密切的民族创伤,从南宋起,中国妇女有900多年裹足的历史,我小时候见过小脚老太婆走路两边摇晃的样子。妈妈的脚有生理残疾,一定伴随着某种心理残疾,折腾了900多年,孩子的脚和心理能好使吗?球踢不好很正常,踢好了反而不正常。

另一个,有秦一代以来,每隔120年,中国有一次大的饥荒以及由此而来的农民暴动。我父母经常抱怨小时候吃不饱饭的苦,咱爸得过水肿病。肉体和精神层面的创痛之代际遗传如恶梦一般想想都怕。在球场上,你能读到这些内容。

意识层面,可以假装岁月各种好,但潜意识神一般地知道我们内心最想要的是什么并做出了最好的安排。

弱水三千,各取一瓢。在足球的汪洋大海里,中国人无意识中取的是一瓢养生汤,这是因为内心需要足球的疗愈功能远多过对胜利的渴望。我们合适的身份是养生足球运动员,显然,接触足球的方式完全不同于欧洲人。

我们跟麻将相处的方式跟足球截然不同,嘴巴上讲是为了休闲好玩,潜意识里赢钱是排名第一的愿景,这才有糊牌为大、听牌为大的古训。所以,我们麻将打得好。如果能用打牌的精神去打球,相信结果会要好很多。但事实上,精神动力跟意识层面的信念系统无关。

中国足球为什么异化为一个关于传控和个人能力的运动?赢球不是排名第一的动机。控球即意味着拥有,这是一种对抗匮乏的过度补偿;个人能力是对抗只有集体没有个体的历史记忆的过度补偿。在非洲足球身上能看到同样的内容。

我们只能或只愿意把足球当作祭品来供养自己,而欧洲人心甘情愿把自己当作牺牲来供奉足球之神。

表面上,欧洲教练频率太高,带不动低频的中国足球,阻抗很大。实质上,又有哪个正在被疗愈的人愿意被打搅呢?即使是伟大的克鲁伊夫也不行。

打个比方,一个饿极了的人,一碗白粥刚刚好,却硬要装贵族请大师来讲英国皇室餐饮礼仪,他嘴上说好,心里肯定在骂娘,即使讲课的是里皮。

喝得太快太急太多也行,一次喝太多粥能给胀死。头脑清醒的和珅和大人抓起一把沙子扔粥桶里,挽救了多少百姓的生命?

前申花助理外教迈克尔·亨克尔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他曾向时任主帅吴金贵推荐更加艰苦的训练时,后者说:“迈克尔,我们做不到,还习惯不了这个。中国球员必须吃好睡好,不要训练太多。”迈克尔认为这就是个借口。

迈克尔说得没错,但吴指也没有错,他没有找借口,大概也只能这么做。错的是不在一个频率上无法共振。

不能要求老外对我们的集体无意识有了解,但我们自己对此没有觉知的话,就会成为中村修二说的浪费了太多生命的教育体系的一分子。

在一篇徐根宝的报道中,他带出来的李红兵、高洪波等人都曾经表示,很想和徐指导亲近地聊天,但又有点害怕接近。

徐根宝说,“我带的球员,一开始的3个月到半年不会踢球了,高洪波、李红兵、范志毅他们都经历过,为什么?我在改你那种不正确、不合理的动作。”他强硬、固执、火暴的性格伴随训练时的大声呵斥,常令球员感到无所适从。

对弟子“不敢亲近”的评价,徐根宝还有些微词,“训练当中你踢得好,我也表扬的”,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不行的时候,要上去抽的。”

不正确、不合理的动作,是不是一个假象,真相是球员通过这样的方式疗愈自己?在这里,笔者无意也没有资格评价徐指导的执教方式。相反,整个行业要向徐指导表达感谢和尊重的敬意,都说中国足球输得底裤都没有了,他带出来的老中青三代就是最后的遮羞布。但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整个中国足球的培养体系而言,徐指导的崇明岛是中国足球一将功成的A面,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B面的万骨枯。那些没有踢出来的孩子中又有多少被浪费的生命?

职业球员靠出卖自己的身心灵获得巨额报酬,但这个交易是不是划算还得另说。

郎朗小时候贪玩不想练琴,本是人之天性,但郎爸用“要么练琴,要么跳楼”来以死相逼。没有童年的棍棒教育能取得巨大成功,很多家长抱有复制的幻想,但郎朗多半是一个例外,例外是因为有公理。

正常人耳朵能感受到的声音频率范围在20-20000Hz之间,猫的听觉范围在60-65000Hz之间。中国足球的种种折腾,以及欧洲支援中国足球的种种折腾,相当于在21000-65000Hz之间跟猫搞听力大赛,不管砸多少钱,请多少名帅,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

足球,即非足球,是名足球。

如果未来某一天频率上去了有重合的部分,自然就OK了,足球OK,钢琴和科学也会OK。与其说不能,不如说不愿意,内在的愿力出不来,怎么折腾都木用。

中国足球只有过热,不存在过冷的问题,从止损的角度,越冷,亏损越小。2020年赛季起压缩开支,清退大牌教练和球员,是一个功德无量的进步,这是积极的信息,好像和大人又回来了。

归化这条将个人能力进行到极致的反足球之路,恒大曾经成功过2次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模板,但恒大2020年内卷而死的殷鉴预示着,俱乐部的金元泡沫崩溃了,国家队接着崩盘还会远吗?

比赛是自己的,跟对手无关。

中国足球不需要靠战胜对手打进世界杯来证明自己,能证明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回到属于自己的频率做自己先,接下来才谈得上不断打败自己。

日韩就是这么过来的。

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是战胜自己。(杨帆)



上一页 
第 [1] [2] [3]  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更多精彩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