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新闻网 > 体育频道 > 锐评 > 正文

克鲁伊夫定律

2021年10月17日 18:21 来源:“野哨”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帆 编辑:金翔义

归根结底,是能量在推动着皮球运转,比赛的本质是能量及有关的振动、频率和信息。一场比赛,肉眼可见的物质身的背后,一定还有不可见的且更重要的能量身。当你说谁谁气场强大,就是在说能量身。

显然,频率就是时间的基本概念,频率在物质身的显化就是节奏。

在物质身层面,人是分离的。但人的能量场天生就是一个整体。比尔·盖茨在《新冠病毒是一次伟大的纠错》中写道,病毒提醒我们,我们建立的虚假国境线毫无价值,因为病毒并不需要护照。

所以,当我们说整体,不是要构建一个整体,而是回到整体。

作为物理概念的能量场,在心理学概念也可称之为意识场(狭义的是足球意识)。足球打的就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

一场比赛是一个以同频共振为目的的物理实验。为了达致这样的目的,能量的流动性和自由表达需要一个最大化的释放空间。换言之,空间是频谱的集合,跟打麻将听牌的面越宽越好一样,频谱越宽,各个球员所代表的不同频率通过教练“调谐”达成同频共振的可能性越大。

克鲁伊夫说,持球的时候,要尽量拉开空间。对手持球的时候,要尽量压缩空间。其实质是控制同频共振的可能性。

其实,足球和围棋完全一样,都是争夺和控制空间的游戏,控制空间较多的一方胜出。显然,单个的、零散的棋子无法覆盖空间,必须是一个整体的游戏。

踢球者,即非踢球者,实为围空者,是名踢球者。

不难理解,身位、位置感、视野(尤其是身后的视野)、视觉想象和预判等空间阅读有关的无球能力,远比有球重要得多。敲黑板题瑞卡里奥教授的重点,无球确定之后,脚便自然会做它该做的事。脚自然会做的活,不需要练太多。

在欧洲足球,比拼的是视觉想象和预判的能力,球员必须是能感受频率并高速预成像的雷达,哈维、伊涅斯塔和莫德里奇就是极品。哈维、伊涅斯塔淡出之后,巴萨和西班牙国家队都明显的下滑。这是因为,一般人习惯用语言文字思考,很少人能够做到用图像想事。跟物理学大师保罗·狄拉克、发明家特斯拉一样,哈维、伊涅斯塔都是直接用图像思想的天才。

中国球员身后的视野几乎为零,两侧的稍有一点,只能看到身前,一个转身下来,身前身后视野全部清零,相当于盲人足球。无球基本上没有练过,就是克鲁伊夫批评的只能去马戏团上班的球员。所以,在中国足球,视野即实力。打个比方,视野15米的队算30分,提高到30米的话,能到35分。

2020年中超和亚冠,上海申花为何一度改打人盯人防守,某些时候的疗效看上去还不错?崔康熙教练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有视野打不了弹性更大的区域防守,只能退回到更原始的人盯人并试图通过控制对手来控制空间。战术上的退行意味着能力的退行。

2018年,施密特的国安不拉开空间,也就是40多米左右的进攻宽度,照样能赢恒大。如此的倒行逆施,说明了中超的反足球属性,不是说施密特教练不行,他也没办法。

足球界是个人都会谈空间,那么,什么是空间?真空里面空无一物?空间总是规则的、平直的、欧几里德型的?空间只是一个比赛的场所或背景板?

在爱因斯坦+保罗·狄拉克的时代以前,人类大概就是这么个看法。

空间可以弯曲,其几何特性可以发生改变。这就是说,你的空间和马拉多纳的空间绝对不一样,因为你的低频,你无法改变周围的空间,反过来说,它无视你的存在。但马球王超高的振动频率能改变他周围空间的几何特性,空间发生了弯曲,显化在物质身层面就是桔子和球袜看上去像是粘在他脚上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巅桔子和球袜,而你不能。

罗伯特·卡洛斯那个著名的被认为违反了物理学规律的任意球,其实没有违反。同理,罗伯特·卡洛斯的振动频率使他周围的空间弯曲了。

法甲里昂名宿、任意球之王儒尼尼奥,他踢出的任意球之弧线、轨迹和线路,就是空间几何属性被改变的最佳案例。

空间是柔韧的、可形变和扭曲的。频率低的人能量不足以改变空间曲率,只能生活在欧几里德几何的平坦世界,而频率高的天才可以另外制造出由高斯和黎曼定义的形变的、弯曲的空间。

人们将外星人的名号赠与大罗,是因为他好像来自另一个平行空间。确切地说,是他自己创造出来了一个非欧几何空间。大罗周遭的空间弯曲到欧氏几何不再适用,只能用非欧几何来解释。这样,比赛在欧氏几何和非欧几何两个平行空间之间进行。

当他在两个平行空间之间来回穿越的时候,一切战术、打法、阵型和体系都毫无意义。由此,我们当深刻地理解克鲁伊夫定律惊人的简洁、美妙和深刻,以及为什么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准确和强大的描述足球运动的思想。

伊涅斯塔转会神户胜利船,他的队友日本国脚右后卫酒井高德评价小白的传球来自异次元空间。2020年亚冠联赛,在和恒大的小组赛中,走着踢的小白给中国球迷展示了何谓来自异次元空间的传球。

空间并不总是固定不变,它是一个动态、具有形状和结构,几乎是活着的有机体,会反作用于空间中的球和人,空间知道球和人的存在。当球员的振动频率足够高,受到能量压迫的空间会以某种方式改变自身的几何属性,对球和人的存在作出回应。

空间和时间,一切都可以弯曲和变形。它不仅仅是比赛进行的地方,而是实实在在以某种方式参与了比赛并成为比赛的一部分。说空间是第12人并不为过,如果不能使用空间这个看不见的超级巨星,那只好少一人作战了。

关于时间的变形,欧洲杯决赛、世界杯决赛以及欧冠决赛的时候,你经验到过2个小时飞逝如电的感觉。通常,这样的情况被称为临在,空间和时间都消失了,球员、球迷包括电视机前的亿万球迷,跟本体意识取得了连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场。

空间不是空无一物,看似虚无的空间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意识),举头三尺有神明,古人诚不欺我也。本质上,空间的能量场和的人的能量场是一个整体。至于两者之间如何连接,这就牵扯到另一个基本概念,是人在踢球,还是更高级的本体通过人这个被他所造的载具在踢球?

马拉多纳是谁?从哪里来?我是谁?从哪里来?

马拉多纳,即非马拉多纳,是名马拉多纳。

马拉多纳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马拉多纳。

凭一己之力改变比赛空间和时间属性,马拉多纳、大罗、梅西、C罗处于同一个级别。显然,全场待机这个级别的天才实属罕见。

比较多见的是,在某个特定时间或某个特定区域改变空间曲率的天才。比如德国球星穆勒,在前锋和前卫之间的这个区域,他的振动频率来到最高。某些时候,他在这个区域创造了属于他的非欧几何空间。但一旦离开这个区域,他的频率下降跟普通球员无异。

另一个是生活在越位线上的天才英扎吉。离开了越位线,他什么也不是。但他一旦出现在越位线,就会要你的命。他让人想起刚刚故去的1982年世界杯冠军队传奇射手罗西,他只在那一个月频率超高到没朋友,之前和之后均平淡无奇。

说到意大利,这个民族经常出在球门线和前后两个小禁区频率超高的神人。能在哈佛教防守的后卫和门将一代接一代涌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打防守反击。

球场之外的替补席,也是意大利人频率超高的一个特殊空间,太多意大利教练带着一些看上去不怎么样的球员取得了好成绩。1982年4月27日,佩鲁贾中锋罗西两年禁赛的处罚期才满。哪个教练敢在世界杯用一个歇了两年的小球会前锋?当时,贝阿尔佐特教练敢于力排众议,一定是感应到了什么。这是不得了的对足球是时间的艺术的最佳诠释,足球的时间,绝不仅仅是比赛的90分钟。

这正是足球最高级的部分,绰号老人家的贝阿尔佐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描述这种感应是怎么回事,最好的东西总是不可取,不可说,不可复制。1984年欧洲杯、1986年世界杯,老人家均铩羽而归。

真正高级的东西是语言、文字和逻辑表达不出来的,克鲁伊夫定律,即非克鲁伊夫定律,是名克鲁伊夫定律。

克鲁伊夫定律是指着月亮的手指,手指不是月亮,想要看到月亮,得自己学会顺着大师手指的方向去看。

上一页   下一页
第 [1] [2] [3]  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更多精彩图集推荐